联系人:慕容明月
电 话:124324567980-
手机号:12346132768985
传 真:765434657687
地 址:地球人
  民工为衣锦还乡举债10万买车 一脚油门致1逝世4伤>>您当前位置: > 武侠88.com >

民工为衣锦还乡举债10万买车 一脚油门致1逝世4伤

作者:admin 时间:2017-06-16 17:13

民工为衣锦还乡举债10万买车 一脚油门致1逝世4伤,武侠88

事发现场,武侠88,朱明山驾驶的汽车冲上公交站台,撞倒5人,致1死4伤

如果不是这场车祸,28岁的宜宾县李场镇农夫工朱明山本应在这两天从宜宾动身,揣着刚申领未几的驾照,开着新车带着父母妻儿前往温州打工;如果不是这场车祸,7岁女童康语馨本应当坐进教室,打开一年级的课本……

2月11日,元宵节,宜宾城区江北公园公交车站,朱明山驾驶车牌号为浙CVL623的北汽绅宝汽车冲入公交站台,致1死4伤。事发明场,绅宝汽车上的“实习”二字,表明了朱明山的新手身份,去年9月通过驾考,他的驾龄还不到半年。

朱明山的心里始终有个幻想:开着新车回乡过年,为父母抹黑。为此,没有存款的他借钱4万、贷款6万,在鸡年春节到来前买了新车,并以实习司机身份守法上了高速,从浙江把新车开回老家。

但元宵节的这场车祸,让他带父母衣锦还乡的梦就此中止,还将面临或超百万的赔偿。

成都商报记者 罗敏

事变

误踩油门 轿车冲上公交站台 一死四伤

2月11日,元宵节,下战书3点30分左右,高县双河镇从新村的康保恒带着7岁孙女康语馨从宜宾流杯池公园出来,筹备在蜀南大道北段公交站台等车。同时在此等车的,还有其余几位市民。

车祸,发生在一瞬间。“一辆白色小车忽然冲上站台,将我撞翻。”66岁的康保恒忍痛爬起来一看,孙女倒在地上已失去意识,另有三人也倒在地上。邻近大众围过来帮忙,康保恒抱着孙女上了一辆出租车。遗憾的是,刚到医院,孩子就永远闭上了眼睛。

闹事司机恰是朱明山。据朱明山回忆,车祸霎时他也不知产生了什么,估量是误把油门当成了刹车。事发时,他完整懵了,妻子侯丽大喊了一声:“你在咋个开哦!”他这才反映过来,赶快下车打电话报警。

借钱贷款 新手司机年前才买下新车

肇事白色轿车后挡风玻璃上的“实习”二字异样醒目。这辆新车的手续实现,是在今年1月3日。父亲朱高远连连叹气:去年9月,儿子朱明山才顺利通过驾考。没和家人磋商,他静静交了一辆绅宝X35的定金。“我感到家里没那个条件,欠账也没还完,没必要买车。”朱高远说,不仅自己不同意,老伴和儿媳也不批准买车。但定金交了,如果不买车,就得打水漂。朱明山买车立场十分坚定,找人借了4万块钱办完首付,又贷款6万多元。算下来,为这辆新车,他每月需要还款2000余元,这简直占了他月收入的一半。去年12月12日,朱明山提回新车。今年1月3日,他办理了新车登记手续,终于圆了自己的“梦”。

看着这辆新车,朱高远却撇嘴:儿子和儿媳都是在厂里打工,租住地离工厂不远,基本不需要开车高低班。其次,家里的条件又不能支持全家时常外出游览,“买个车又不常常开,你说买辆车干啥?停在那里图难看?”

惨痛成果 保险远远不够抵偿 车也可能保不住

直到车祸发生时,朱明山的车才开4000多公里。买车时,他给自己的车买了50万的第三者义务险,12万的交强险。但这场车祸可能让他面临百万赔偿。

此次事故造成1死4伤,其中两人重伤,包含一名85岁的白叟左腿直接被撞断,现已截肢。据交警部分和病院初步估计:事故造成的各类直接经济丧失在120万元以上,62万元的保险远远不够赔偿。

死者康语馨的遗体已于昨日火化,朱明山一家东拼西凑才借到25000多元交给受害人家眷。伤者康保恒告诉记者,几名伤员的治疗费也得不到保证。

事发后,朱明山被警方把持,肇事车被扣。当晚朱高远找到亲家借到1万元。“3500元交到殡仪馆,其余的全部交到了医院。”他说,这些天都在跑银行贷款。

朱明山说,接下来打工的钱,可能在很长时间里都要用来赔偿,按揭的车款确定不能保障及时偿付,肇事车可能被担保公司收回并拍卖。但朱明山父子表示,将尽全力承担起事故责任。“唉,可能今后十几年的打拼,都要拿来还债了。”

没有存款、没有技巧、也非“刚需”

他为何急促买新车返乡过年?

朱高远不知道,儿子朱明山之所以赶着时光考驾照,又赶在春节前借钱贷款买车,其中一个最大能源就是“图个好看”。

车祸背地 贫穷印迹与“风光”的梦

贫穷

小时候总感到被轻视 年少就分开老家

朱家父子的老家龙川村在偏僻的深山,沿着曲折山道,老远才有一户人家。朱家在村里的老宅早已垮塌。与朱家同村的李场镇综治办主任唐文初说,这里的年轻人全体外出打工,否则连媳妇都找不到。

朱高远兄弟四人,其中三人在外打工。而朱明山等几个堂兄弟,则成为典范的“二代农夫工”。龙川村村主任胡光熙说:朱高远四兄弟年轻时是出了名的艰苦户,现在子女大了,经济前提才稍有好转。当地村民称,可能是由于穷,朱高远年轻时在村里不怎么与人交换,外出打工后断绝了与当地村民的接洽。假如不是过年,朱高远父子不会在村里走动。

朱明山告知成都商报记者,因为家里穷,他小时候在乡下总感觉被人歧视,抬不开端。初中没毕业,他就前往温州投奔父母和姐姐,至今已十余年。“前些年没固定工作,全靠父母赡养。”直到四年前结婚有了孩子,才稳固下来打工。现在,夫妻俩每月收入约7000元,除去开销所剩无多少。

朱高远说,目前其一家五口都在本地,除他在扬州外,儿子跟儿媳都在温州的工厂里打工,老伴在温州带孙子。四年前朱明山结婚,老家的屋子垮了,武侠88,连婚房都不。家里七拼八凑了8万块钱,买下距老家10多公里本土场上一套二手房,至今还欠原房东11万没还清。

心病

一定要买辆新车 带父母风光回老家过年

买房授室、生了孩子之后,这两年,困扰朱明山的就只剩下最后一块心病了:大伯和三伯家的儿子都买了汽车,甚至连姐夫都买了车,每年都开着小车回家过年,而他们一家返乡则只能坐火车。回家后走哪儿都得坐客车、摩托车,既不便利也不保险。

朱明山回想,有一次母亲和妻子带着孩子乘坐摩托车,因为山路难行摔倒在地。有路人上前关怀,叮嘱他:这么滑的路,你让家人坐摩托车?伤了孩子怎么办?朱明山说,固然路人是善意吩咐,但在他听来却字字不是味道。“父母操劳了一辈子,他们也有权力享受。”

此外,朱明山还感觉到,在几个女性长辈心里,有车的和没车的家庭比起来,地位是显然不同的。“说不出有啥不同,但有时候说话那个语气是感触得到的”。朱明山说,“比方一家人吃饭,须要买烟买酒,原来自己想跑个腿,但她们会说,让某某去嘛,他有车跑得快点”。

“他有车!话中有话就是我没有嘛!”朱明山认为,自己并不比堂兄弟们混得差,别人有车,他为什么不能有?为此,朱明山2016年春节过后,就暗暗定下了自己的目标:今年春节前一定要买辆新车,带着父母风风光光地回老家过年。

冒险

“买辆新车不开回家,谁知道你买了新车?”

手续办完了,车也提了。猴年尾月十八,朱明山一家五口挤在车里,从温州一路沿沪渝高速往四川宜宾老家赶。全程2100公里,朱明山跑了足足四天三夜。“我是新手,开得慢,而且晚上不敢开车。”其间,在高速公路遇堵时,他还被别人追了尾。

是否知道实习期驾照不能上高速?朱明山拍板:新手不能上高速,自己也都知道,但终极依然取舍冒险把车开回老家,原因则是:“要是买辆新车不开回家,谁知道你买了新车呢?”

2月4日,正月初八,朱家老二朱高举孙儿办满月酒。这辆浙江牌照的白色小车开进村里,胜利引起了村里人的好奇,“这是哪家的亲戚哦!是辆新车哦。”

车门翻开,朱高远一家五口鱼贯而出。“哦哟,这是朱老四家的儿子嘛,有长进!”朱明山否认,听着村民小声地谈论,自己心里挺骄傲:总算给父亲母亲长脸了。“就是要让大家都知道,老朱家的孩子不比别人差”。

然而,村民们不知道,朱明山的绅宝X35小汽车,新车价最低才6万多元。他的车虽是主动挡顶配超过9万元,但他办的是按揭,不到4万元就办完了首付和手续。除了欠下4万元债权,还有每个月2000元的按揭款。

代价

赔偿或超120万

父亲已不忍责怪

四川方策律师事务所主任郭刚表现,若交警最终认定朱明山为全责,他除了面临刑责外,还将面临死者的死亡赔偿金、葬丧费、误工费、精力侵害赔偿等各种经济赔偿;还要承当伤者的医治费、护理费、养分费、误工费、交通费及残疾赔偿金等。“总额完全有可能超过120万元。”

宜宾交警部门相干人士表示,“如果朱明山不踊跃实行赔偿任务,可能还将面临刑事指控。”目前,案件仍在进一步处置中。

律师和交警的话,让父子俩心乱如麻。但朱高远不忍心过多斥责儿子:“当初又能说他啥子呢,究竟事件都出了……再说,他也是想给咱们大人长个脸。”一旁的朱明山,只是低着头,不谈话。

编后

“借”来的富贵还乡是一面镜子

在每个外出务工的年青人心里, 或者都有着一个背井离乡梦,28岁的朱明山也不例外。所谓“富贵不还乡,如锦衣夜行”,这句项羽的名言,朱明山不必定晓得,但这句话却早已潜入到他的心坎里。童年的贫困苦涩的记忆,现时的亲戚兄弟的发达刺激,都让他有着更强烈的“富贵还乡”的盼望与激动,他给自己定下的目的是:春节前买新车带父母景色回老家,实在更潜意识里,父母只是一方面,更主要的是盼望带着“本人”风光返乡,更实质的是,愿望找回童年时自以为被乡邻歧视而失去的自尊。

“有车的和没车的家庭比起来,位置是显然不同的”、“自己并不比堂兄弟们混得差,别人有车,我为什么不能有?”他直白的话里,透出自己被这种空幻的渴望和急于自我证实所驱使的人生。他说,自己知道实习期不能上高速,但仍抉择冒险开车载全家返乡过年,起因是“要是买辆新车不开回家,谁知道你买了新车呢?”项羽的话,几千年后通过他之口再次艰深浮现。

只是,朱明山没想到,如果这还乡的“富贵”是借来的,那么,一场车祸就足让这场还乡变得比“锦衣夜行”还要为难,也还要蒙受更惨痛的代价。

这是朱明山的故事,也是给每一个在“外面的世界”打拼的年轻人的一面镜子,人生还长,打拼有时,让我们慢一点,别被虚荣驱使,等一等自己。




上一篇:浩维整合网络营销是什么
下一篇:摄影/小翠猫 出演/小银子